澳门可靠投注平台

手机客户端
首页 > 新闻 > 媒体华农 > 正文

【楚天都市报】华农宣布关停公共澡堂 高校澡堂或成消失的历史

图文:别了校园澡堂 别了青春记忆

核心提示: “想当年,这里每天有三四千学生洗澡呢,排队都排得拐几道弯……”54岁的澡堂管理员赵有朋眯起眼睛,回忆华农公共澡堂曾经的盛况,有些陶醉。不过记者现场所见却是另一番景象——昨日下午天气转晴,颇有些闷热,可半小时里到该澡堂洗澡的学生,只有1人。

   

楚天都市报讯 图为:即将关停的澡堂,洗一次少一次了

图为:大多数时候,男浴室内空无一人

楚天都市报记者乐毅 罗欣 通讯员陈诚 唐小丽 陈颖 实习生孙郭影

“想当年,这里每天有三四千学生洗澡呢,排队都排得拐几道弯……”54岁的澡堂管理员赵有朋眯起眼睛,回忆华农公共澡堂曾经的盛况,有些陶醉。不过记者现场所见却是另一番景象——昨日下午天气转晴,颇有些闷热,可半小时里到该澡堂洗澡的学生,只有1人。

随着该校热水系统入寝室工程的竣工,到澡堂洗澡的学生越来越少。赵有朋意识到,澡堂关张的日子不远了。5月6日,通知来了,有着近30年历史的华农公共澡堂将于6月1日关停。而据记者了解,正在消失的江城高校澡堂,可不止一个。

高峰时日均4000人 如今每天不足20人

华农澡堂迎来了终点

“每天下午2点半开始营业,傍晚7点结束。收费标准是每分钟1角钱。以前高峰时期,每天来洗澡的学生超过4000人,日用水达180吨。”聊起华农公共澡堂,该校后勤集团周经理如数家珍。他说,华农公共澡堂是武汉高校较早的一批澡堂,建于上世纪80年代。几经修整,于2003年改扩建成如今的三层澡堂,可同时容纳400人洗澡。“现在每天不超过20人呢。”赵有朋说,目前澡堂只开放40个淋浴位,“人太少了!现在每天营业额只有50多元,还不够发工资,澡堂是真的撑不下去了。”赵有朋2003年就在这里工作,见证了澡堂曾经的辉煌,而如今的落寞也就是过去一年间的事情。“去年9月学生寝室都通热水了,虽然价格比澡堂贵一点,但方便多了,他们不来也是必然。”赵有朋言语中颇显失落,“以前冬天时,看到学生顶着寒风排队洗澡既高兴又心疼,现在他们不来了,心里却有点空荡荡的。”

澡堂赛歌的欢愉 互相搓背的甜蜜

青春记忆已一去不返

斑驳的屋顶、锈迹斑斑的老水管,只有入口处仍坚守岗位的“男澡堂”、“女澡堂”标识,提醒着人们这里曾有各种冒着热气的回忆。“刚进学校时,到澡堂洗澡可是件奢侈事儿。”该校外国语学院副院长曾文华,回忆20年前在学校澡堂洗澡的经历恍如昨日。“那时澡堂实行一票制,1元钱不限时洗,为了扒本,我和很多人一样,在澡堂里洗过一大桶衣服。”

华农澡堂管理员韩际洲,小时也随父亲到该校澡堂洗过澡。“那时男生之间会相互搓背,一人趴在墙上,另一人拿毛巾帮他使劲搓,搓完再交换,那时澡堂可没有隔断,一览无余。”

该校经管院工商管理专业大四学生顾永超告诉记者,他们这些学生,对澡堂的记忆又有不同。“我们洗澡时,大家都爱唱歌,歌声经常此起彼伏像比赛似的。”

便捷舒适是趋势 隐私安全有需求

江城高校澡堂或成历史

虽然在寝室洗澡,比去澡堂要贵一点点。虽然在寝室洗澡,很难再有歌声交响。但绝大多数华农学子,用脚投出了自己的选票。“在寝室安装热水系统,也是为了让学生洗澡更方便舒适,同时为他们的隐私安全提供保障。”该校后勤集团负责人说。而不少学生则表示,不用大桶小盆提着衣物、洗漱用品穿行校园,这便利确实很诱人。

记者了解到,华农澡堂的落寞,只是武汉高校公共澡堂的一个缩影。

华科后勤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该校今年8月就会给学生宿舍安装热水器,澡堂还会存在一段时间;华师公共澡堂已关闭,理工大仅剩的东校区澡堂也将拆除。随着各校热水进寝室工程的推进,江城高校澡堂正在成为消失的历史。好在,消失的只是砖瓦门窗,留下的确是美好回忆。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责任编辑:刘涛
0